达曼老国棉三厂资金拟公开处理 三孔桥纺织市镇将搬迁

来源:未知作者:新闻中心 日期:2020/02/14 00:43 浏览:

家里少床单,缺被子,老济南人总喜欢到三孔桥附近的纺织市场,购买布匹、棉花等原料自己做……然而,4日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这很快将成为历史,因为纺织市场所在的济南仁丰纺织公司,也即原来的国棉三厂,成为济南“帮扶解困”的44家困难国企之一以后,目前进入破产程序,资产评估也接近尾声,很快将公开拍卖。  最新进展大部分资产已完成评估,将公开拍卖  “我们可能很快就要搬家了,整个市场都要搬。”三孔桥纺织市场一布匹店店主说,因为据说这里很快就要拍卖,且已进入相关程序。“去年在这里经营,都是签租赁合同。”业户张先生说,去年11月以后,连合同都不签了,一季度收一次房租,后来改成了两月收一次,现在又改成了一月收一次,“这是随时准备撤出的节奏呀”。  此言不虚,4日记者从市场所有者仁丰纺织获悉,作为困难国企,去年11月,济南市中院依法受理了破产申请,目前破产工作正依法进行。据透露,目前除少数遗漏财产需要继续评估外,大部分财产已完成评估,下一步,仁丰纺织清算组将公开拍卖财产。相关人士强调,拍卖价格取决于市场行情,不受国资委和法院影响,清算组将争取把财产以最高的价格拍卖出去,最大限度地偿还各种债务。  业内预测莱钢或将接盘,进驻开发房地产  仁丰纺织究竟欠多少钱?4日,记者从济南市中院获悉,截至去年11月5日,仁丰纺织的资产为7568.61万元,负债为151831.36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2006.07%。这不算最高的,同样是困难国企的济南味精厂甚至高达408899.02%。但也不能算低的,小鸭集团冰柜公司负债率只有754.93%,济南化纤总公司也只有1374.58%。  谁最有可能接盘?纺织市场业户间盛传是莱钢建设公司,而且已经交了一两亿元的订金,记者向多方核实,均未得到准确信息。不过一个既定事实是,此前,仁丰纺织母公司齐鲁化纤集团已经与山东莱钢建设公司签订了仁丰纺织土地熟化协议。  据了解,莱钢建设是莱钢集团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主营房地产开发、工程项目总承包、钢结构制造等,在济南已经开发了凯旋公馆、凯旋新城、艾菲尔花园等多个房地产项目。  业户担心不知搬向何处,人气恐难复原  在市国资委相关人士看来,如果仁丰纺织破产程序顺利完成,将有助于突破改革发展瓶颈、盘活国有资产。然而,在市场业户看来,搬迁势必会影响市场人气。“上次搬迁是在2008年,从铁路西侧的国棉四厂搬到现在的位置,营业额顿时下降三四成,经过六七年发展,刚恢复得差不多了。”业户腾先生说。  目前,业户们最关心的是搬往哪里。“前一段时间,说是要搬往标山路凤凰山旧货市场,我在那里还装修了房子,结果根本没有人气,赔了10多万元;后来又说搬往国棉二厂绿地超市那里,最后听说那里也要拆迁,不了了之。”业户黄先生说。  记者注意到,在三孔桥纺织市场东临有个嘉汇环球广场,这里的国际家纺城已于今年1月试营业,只是里面空空如也。“现在就等着西边的市场搬迁,业户没地方去,就只能到我这里来。”家纺城相关人士说。  不过对进驻家纺城,市场业户也有担忧,首先是租金,在老市场,每天每平方米只有1元多,还不算公摊,停车免费;而搬到家纺城就得3元多,还有30%的公摊,停车收费,这势必会影响市场竞争力。毕竟,这个市场主要靠零售,客户主要是4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对价格相当敏感。  其次,家纺城是私企,过去就曾与业户因租金问题发生纠纷。此外,老市场占地4万余平方米,商户有四五百家,而家纺城只有2万多平方米,放不下这么多商户,势必会分流,从而损伤市场元气。“因为一个市场只有聚集在一起,形成气候,才会有人气、有商气、有财气。”黄先生说。  企业忧虑缺原材料,服装业将失去支撑  不少市民对纺织市场行将落寞也表达了遗憾之情。“过去济南纺织工业很发达,后来先后转行,只留下这个唯一的纺织市场,还能买到便宜的原料。”市民王女士说,而现在,如果这个市场也没了,真不知道该去哪里买。  不过,作为济南澳立傲制衣公司的总经理,吴思宁则更关心纺织市场一旦缺失对济南服装行业发展造成的不利影响。  “几大棉纺厂先后落寞,目前济南纺织业已失去复兴的产业基础。”吴思宁说,但服装企业不同,背靠济南巨大的消费市场,又有纺织市场作为原料供应地,完全可以做大做强,现在一旦纺织市场消失,大量服装企业将不得不到北京甚至四川进货,这势必会增加成本。  济南泺口服装城相关人士也表示,他们正建议相关部门依托济南服装物流中心这一优势,建立服装产业园,为服装流通行业提供产业支撑,做这一切的前提是得有纺织品、纽扣、拉链等配套市场。相关链接  仁丰纺织曾让日本人惊讶  仁丰纺织的前身是新中国成立前的仁丰纱厂,1934年6月投产,产品质量在国内首屈一指,其中“蜘蛛美人牌”原白布物美价廉,与日本产品竞争于国际市场。1936年,冯玉祥为其题写了“实业救国”四个大字,以示激励。  日军侵入济南后,先对仁丰纱厂实行了“军管”,后又实行了“中日合办”,日方坦承:“像仁丰这样的纱厂,在日本也少见。”日本投降以后,国民政府敌产处理局将仁丰纱厂发还给原业主并颁发了民营执照。  济南解放以后,仁丰纱厂由人民政府接管,并最终核定仁丰纱厂的公有股占86.5%,私人股占13.5%。对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结束以后,仁丰纱厂成了国营企业,改名为“济南第三棉纺织厂”。1988以后改组为“济南仁丰纺织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现为齐鲁化纤集团成员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