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抢卸“口粮”集结号——大唐石门发电公司10万吨燃煤接卸现场纪实 - 电力网-

来源:未知作者:联系我们 日期:2020/04/26 13:52 浏览:

摘要: -->

  走进石门发电公司煤场,几条“铁龙”已将往日的空旷填满,阴霾的天空连接着起伏的乌黑煤山和远处的 “石门十八峰”,呈现出厂区的繁忙和壮丽。

  显然,近期该公司千方百计协调的火车煤运力开始奏效,近十万吨电煤将于一周之内集中到达。得益于该公司领导强力措施和外出调煤人员努力,年终冲刺工作期间“口粮”得到了充分保证。然而,艰巨的卸煤任务也同时交到了该公司在家的燃料人手中。
  燃运——沉稳应对
  12月16日下午三点半,正是该公司燃运集控室交接班时间,简短的班前会很快开完。“卸车不能停下来,任务重大,必须要节省时间,简化会议流程”燃运五班班长林礼辉说。

吹响抢卸“口粮”集结号——大唐石门发电公司10万吨燃煤接卸现场纪实 - 电力网-。  很快冯强、周至赶赴翻车机现场接替在憋闷的工作间连续奋战了8个小时的吴江军和游丽丽。一边是1号牵引台的抢修试运,一边是2号牵引台的不停操作,同时还要应对工作指令和询问。面对涌来的事情,游丽丽说她差点“搞错了”,而讲述刚刚发生的“危险”时她还有些余悸和激动,周至的到来才让她有些许放松。

  然而放松也只是暂时的,工作压力和安全压力始终是电力人生存的底色,操作人变了,不变的重车牵引警报声又开始长长拉响,嘹亮而使人警觉。

  已至四点,交班的四班班长刘治国还在进行着该班最后的收尾工作,似乎对操作台有着无尽的眷恋。但能看出,更多的是责任心的驱使,让他在忙碌的班务操作中将一丝不苟坚持到了最后一刻。他说,“除了卸煤外,还要保证四台机组全开的上煤任务,关键是斗轮机坏了,只能用铜仓配煤,全班上煤3000吨”。     

  刚一接班,燃运五班副班长彭蹦庄立即打开一体化查看上班操作和本班任务。笔者见到,在0:15—14:41时间内,卸车165节。初看上去,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数据记录。可是笔者实测,包含采样在内卸车一节需要5分钟左右。也就是说165节车需要整整14个小时不停歇接卸。

  再看“0:15—14:41,卸车165节”时,冰冷的数据中包含的却是燃运早班、中班人员冬日里涌动的火热和不为人知的汗水、责任以及坚持。据进一步了解,在此之前的13日,全天卸车188节,14日卸车250节,15日卸车284节,燃运人接连打破接卸车作业记录。

  铁运——抢运快输
  在燃运运行专业承受巨大压力同时,燃运铁路专业,就如该专业主任周海滨说,“往返南站,不舍昼夜,坚决保证取重牵空工作的及时可靠性”。

  铁路专业是电厂的辅助专业,往日,我们很难目睹铁运人的风采,可是关键时刻,少不得他们。

  铁路运煤列车到达南站后卸下车厢,需要公司火车头前去南站将煤车拖回,装卸完毕后又要将空车牵回南站。“跟我们去南站‘玩玩’吧”铁运三班班长彭淑通在进行车头与空车厢链接操作后故作轻松的说,但这一趟实在不轻松。

  暮色中,火车锤敲的脆响、车轮的滚动和柴油机的轰鸣伴随着老式火车固有的沉迈向南站进发。车速不快,寒风却不断通过门缝隙灌进来,吹得刚从司机座位上下来的陈小明有些冷意和疲惫;专工鲁岳林顶着寒风和巨大的轰鸣在检查柴油机运行情况;开了19年火车的老司机肖毅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都知道长时间开车从来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开火车也是如此,减速、刹车、又提速、停止、后退……根据南站传来的指令,他不断变化着操作。

  刚卸下空车厢,彭淑通锁好防滑索后,通过和路方车务全时段的信息沟通及协调,我厂火车头正好可以满载煤车回厂。又是一番长久的等待,车头终于挂上煤车,彭淑通依然仔细检查挂钩闭锁装置。50节车厢组成的运煤列车在火车头推动下缓缓驶入煤场,这次列车司机只能全程以“回头看”的难受姿势行驶。直至晚上7点,铁运班还奋战在机车上,而关于晚饭似乎谁也没有提起。鲁岳林告知,铁运四班在15日8点至16日8点全天排空车达300节,创下了201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图片 1

燃检出动时刻保障

  检修——时刻保障
  连日的超负荷运转,设备故障成了常有之事。“输煤系统设备坏了,如果不及时抢修,可能会造成压车,甚至堵车。”燃检班长梅可建说。在春运到来,南站股道异常紧张的情形下,堵车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为此,燃检班制定了有缺必消;专人巡视;不批请假三项硬措施,为燃煤接卸保驾护航。

  “感觉像打仗,搞检修也要替公司算好经济账”,燃检郑飞介绍。不压车似乎成了燃料相关人员的一致信念。这一头,凌晨5点钟,斗轮机皮带坏,梅可建、叶琪等人穿过浓雾进厂抢修,直至9点,张可、曾成才配合完成补接以及皮带的上胶操作。而另一头,雷平、肖加友、余炜等人正加紧抢修翻车机格栅。他们首先要徒手搬开打断格栅的巨大石块,然后运用行车吊装固定,快退休的肖加友挥动大铁锤奋力将格栅铁块敲击对位,开展焊接。为保接卸,燃检班可谓全体出动。

图片 2

制样纪检毫不放松

  采制化——责任驱使
  重车机牵引后,翻车机将煤车重重翻起,空中升腾起大片黑色的煤雾,不合时宜的西北风又将这些煤灰全吹在采样人员蒋振辉和监审人员刘峰以及外委人员的脸上。翻车机回到一半时,蒋振辉和外委人员赶紧进车厢采集满满一箱底样,拖出,由刘峰仔细贴好封条。

  “要确保不因采样原因压车” 蒋振辉介绍说,由于人员原因,采样班已由原来的五班三倒改为24小时连班制,一刻也不能放松。

  “感觉像打仗,忙碌而紧张”,一天之内听到了两次“打仗”。这一次正是处于燃料系统末端燃料化验班班长曾毅告诉我的。

  燃料化验室这个“非请莫入”的重地由一群娘子军把守。上午进行完全方位的准备工作后,午饭刚过,接样员回来,她们便开始展开持续到晚上6点多的忙碌工作。粗略计算,一个样需要化验的性能指标有8项,全部完成下来需要3个小时。而这只是进行完一组样,一天需要两组这样的操作。为了确保数据真实准确,必须采用“平行化验”的标准,也就是说出现了一点差错或者设备状况试验数据将作废,必须重新化验操作,因此他们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白加黑”“五加二”也成了她们的常态。

  化验员易敏悄悄地说,刘春梅、薛莲的母亲腿摔伤了,她们都没提出过请假照看,而此时,另一个化验室的刘春梅小心的将坩埚样放入马沸炉中,生怕出半点差错。同样,父亲住院了的班长曾毅更是走不开,她需要在班员下班后将数据核算、汇总以及填表上报,然后披着星辰回家。

  还有很多人,他们默默的奋战在调煤保电的战线上,他们将辛苦看做平常,又将这平常中注入了无尽的坚守和期待,期待石电全力冲刺,完成目标。(李伟)

图片 3